冷鋼兩小市場產品加工配送中心 | 新手入門
 全國免費熱線:400-600-9716
管理商鋪 發布產品 發布求購 尋找商機
TOP
統計局解讀上半年經濟:GDP增速6.3%來之不易
[ 編輯:鋼之夢 | 時間:2019-07-16 08:19:25 | 瀏覽:201次 | 來源:國家統計局 | 作者: ]

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就2019年上半年

國民經濟運行情況答記者問

 

(2019年7月15日)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

今年以來我國經濟承壓前行,下行的壓力加大,根據您剛剛發布的數據,您如何評價我國上半年經濟的發展情況?謝謝。

 

毛盛勇:

謝謝你的提問。今年上半年,在國內外形勢比較復雜的情況下,我國經濟增長保持了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主要宏觀經濟指標運行在合理區間,經濟結構在優化調整。總的特點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三次產業持續發展。農業生產形勢比較好,夏糧獲得了豐收,今年夏糧總產量增長2.1%,和歷史上最高產的2017年是持平的。工業增長基本平穩,上半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6%,6月份增長6.3%,比5月份加快1.3個百分點。服務業繼續保持較快增長,上半年服務業增加值增長7%,如果從服務業生產指數來看,6月份比5月份加快了0.1個百分點。

 

第二,“三駕馬車”運行平穩。消費增長總體加快。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來看,上半年增長8.4%,比一季度略有加快。特別是6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9.8%,比8月份加快1.2個百分點。投資增速在趨穩。上半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長5.8%,比1-5月份加快0.2個百分點。進出口形勢好于預期,上半年貨物進出口總額增長3.9%,比一季度略有加快,6月份的情況比5月份要好一些。

 

第三,三大民生表現較好。就業總體平穩,上半年城鎮新增就業達到737萬人,完成全年目標任務的67%,6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1%,穩定在5%左右的水平。物價基本穩定,上半年居民消費價格CPI同比上漲2.2%,扣掉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上漲1.8%,應該說居民消費價格延續了溫和上漲的態勢。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PPI上半年同比上漲0.3%,保持了小幅上漲。收入增長和經濟增長基本同步,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長6.5%,比經濟增長速度要快0.2個百分點。特別是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要快于城鎮,城鄉收入差距在進一步縮小。

 

第四,三個結構繼續優化。第一,產業結構在優化。農業在鞏固基礎地位的同時,種植結構在調優。從上半年來看,如大豆等經濟作物的種植面積在提升和增加。從工業內部來看,轉型升級在加快推進,比如上半年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增長9%,比全部規模以上工業速度快3個百分點,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占全部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比重比上年同期提高了0.8個百分點。服務業的貢獻在繼續提升,上半年服務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也比上年同期有所提高,提高了0.5個百分點,其中,現代服務業繼續保持比較好的發展勢頭。第二,需求結構在優化。比如消費的基礎性作用在繼續鞏固,從貢獻率的角度來看,上半年消費增長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了60%,達到60.1%,消費內部的升級還在繼續推進。從投資來看,投資的結構也呈現優化的趨勢,比如社會領域的投資、高技術產業的投資、制造業技術改造的投資都保持在10%以上的較好的水平。外貿結構也是一樣。上半年一般貿易的比重比上年同期也在繼續提升。這是上半年主要宏觀經濟指標運行的基本情況。第三,區域結構在優化,東部沿海地區加快創新和技術進步,中部地區增長較快,區域發展戰略扎實推進。這是上半年主要宏觀經濟指標運行的基本情況。謝謝。

 

路透社記者:

想問一下,上半年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尤其是財政政策的力度比較大,2萬億的減稅加2.15萬億特別專項債發行,但是現在有的人覺得從數據感覺效果不是特別的明顯,您怎么評價?還有,下半年有沒有新的政策舉措來保證實現今年的增長目標。另外,您能不能給一下資本形成和凈出口對GDP增長的貢獻率。謝謝。

 

毛盛勇:

 

先從后面的問題回答您。從今年上半年來看,三大需求的貢獻率,消費的貢獻率是60.1%,資本形成的貢獻率是19.2%,貨物和服務凈出口的貢獻率是20.7%。

 

關于今年的“逆周期”調節政策,包括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效果。我們都知道,去年年底以來,包括今年上半年,為了應對經濟運行面臨的一些外部不確定性和我們自身也面臨的經濟下行壓力,中央出臺了一系列政策并不斷加大落實力度,包括積極的財政政策加力提效,穩健的貨幣政策靈活適度,就業優先的政策全面發力等。從財政政策來看,逆周期的財政政策是增加支出,包括增加專項債的發行力度和節奏、增加額度等,以及實施更大力度的減稅降費政策措施等。這些政策有的是在今年的4月份,有的是在5月份陸續見效的,從我們目前調研的情況來看,企業對減稅降費的獲得感還是比較好的。而且從6月份的數據來看,1-6月份基礎設施投資增長有所加快,制造業投資增速最近兩個月也是小幅回升,說明政策一方面已經在產生作用,另一方面,我們預計下半年這些政策的效果可能會繼續顯現。

 

同時,我們還要看到,當前投資的水平還比較低,包括制造業投資、基礎設施投資等。下一階段,隨著政策落實落地,還要進一步深化改革,優化營商環境,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的活力,爭取下半年有更好的表現。謝謝。

 

經濟日報記者:

上半年經濟增速回落了,三季度增速會不會繼續下探?今年完成全年6%-6.5%的目標增速有沒有壓力,有沒有困難?謝謝。

 

毛盛勇:

謝謝你的提問。上半年國民經濟實現了6.3%的增長速度,應該說還是不錯的。你問的問題我覺得核心就是怎么來理解6.3%,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看:

 

第一,6.3%是一個比較平穩的速度。為什么這樣說?今年一季度,中國經濟增長6.4%,上半年是6.3%,小幅放緩了0.1個百分點。如果我們再結合就業、物價、收入、生態環境等指標,組合起來看,經濟還是平穩運行在合理區間。

 

第二,6.3%是一個不低的速度。今年一季度經濟增長6.4%,在全球主要經濟體里是最快的速度。因為現在上半年的經濟增長速度很多國家還沒有公布,但總的趨勢是全球的經濟增長有所放緩。中國上半年6.3%的增長速度在全球主要經濟體里應該還是一個名列前茅的速度。

 

第三,6.3%是一個含金量比較高的速度。我們講經濟增長6.3%的同時,要看到就業的情況比較穩定,物價還保持了溫和上漲或者基本穩定的態勢,居民收入增長還比較快,同時要看到萬元GDP能耗同比下降2.7%,說明生態環境總體也在改善,所以6.3%的增長是有質量的增長、可持續的增長。

 

第四,6.3%是一個來之不易的速度。我們知道去年以來,包括今年上半年,世界經濟增長包括世界貿易擴張都有所放緩,國內長期積累的一些結構性矛盾凸顯,經濟有下行壓力。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沒有搞大水漫灌式的強刺激,而是下大力氣推進改革創新,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優化營商環境,大規模減稅降費,激發市場主體活力,促進經濟穩中有進,這是來之不易的。

 

第五,6.3%是一個有后勁支撐的速度。上半年經濟增長6.3%,全年的目標任務是6.0%-6.5%之間,上半年6.3%為實現全年的目標任務奠定了一個比較好的基礎。從下半年來看,應該說外部環境可能還是比較復雜的,國內還有下行壓力,但是經濟平穩運行的基本面不會變,而且現在政策儲備還有很多空間,包括國內市場在不斷地壯大,從這些因素綜合起來看,都有利于實現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目標。謝謝。

 

彭博社記者:

第一,有關工業生產出口和全年PMI值的問題。我們看到6月份這幾個值之間出現了比較大的波動,比如說工業生產是6.3%,PMI也在50%的枯榮線以下,您如何解釋這個問題?第二,我們看到在上半年進口對于GDP增長的貢獻率增大,但這是因為進口的回落要比出口回落的幅度更快,您如何解釋這個問題?

 

毛盛勇:

謝謝你的兩個問題,這兩個問題很有含金量。第一個問題,怎么看待6月份工業增速和出口以及PMI之間的關系。6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3%,比5月份有所加快。如果從出口來看,6月份出口情況也比較平穩。國家統計局也有工業出口方面的相關指標,規模以上工業實現出口交貨值增長速度比5月份也有比較明顯的好轉。從這個角度來講,工業的增速和出口大體是匹配的。制造業PMI在6月份和5月份是持平的,比50%的臨界點稍微低一點,但分企業規模看,大企業基本跟上個月持平,中小企業指數還略有上升。總的來看,這三個指標之間沒有什么大的矛盾。另外,我們看指標之間的關系,也要幾個月聯系起來看,這樣看到的變動趨勢會更加合理。

 

第二個問題,講到凈出口也就是貨物和服務的凈出口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今年上半年貢獻率是20.7%,確實比上年同期和一季度有所提升,原因有兩個。一方面是貨物和服務的出口減去進口,我們叫做凈出口。貨物貿易順差和去年同期比有比較明顯的擴大,順差擴大了。服務貿易的逆差又縮小了,所以把貨物和服務貿易放在一起,我們整個全口徑的貨物和服務貿易順差在擴大。如果要準確或者全面地來看三駕馬車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我們還不能僅僅看貢獻率,還需要從幾個角度來看。一是看存量的結構,比如三駕馬車占GDP的比重分別是什么樣的情況,這些年來內需占GDP的比重在不斷地提高,貨物和服務凈出口占GDP的比重總的來講在下降,經濟增長越來越依靠內需,特別是依靠消費的拉動作用,這是從存量的角度來看。二是從速度的角度來看,比如說三駕馬車中消費、投資或者固定資本形成總額、貨物和服務凈出口的增長情況,這些年總的來看,消費和投資或者說內需的增長速度比凈出口的增長速度是要快的。三是貢獻率。它是反映增量的變化情況,即一段時間的增量中,三駕馬車各做出多大的貢獻。我們看三大需求對經濟增長的貢獻,要看貢獻率,同時也要結合速度指標和結構指標綜合起來看,這樣才能得到一個更加準確的判斷。一個準確的判斷是什么?經濟增長越來越多的依靠內需的增長,越來越多的依靠消費的壯大,中央也指出來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培育和壯大國內市場上。謝謝。

 

中新社記者:

我們看到國家統計局最近公布的一份報告中提到,去年人均GDP已經超過了9700美元,也有聲音認為這意味著中國已經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您怎么看這個問題?謝謝。

 

毛盛勇:

謝謝你的提問。第一,最近國家統計局在組織撰寫系列分析報告,全面總結新中國成立70周年以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的成就。近期向社會發布了三篇報告,取得了很好的社會反響,我們后續還有接近20篇的報告要向社會發布,也希望在座的媒體繼續給予高度的關注。

 

第二,至于你剛才提到第一篇報告里2018年我國居民的人均GNI,即人均國民總收入,是9732美元,不是人均GDP,是人均GNI,GDP和GNI這兩個指標是有一些差別的。GDP是指一個國家或者地區在一定時期內所有的常住單位創造出來的增加值的總和,所以GDP是從生產的角度來反映經濟增長情況的。GNI是1993年以后才改過來的叫法,過去經濟學教科書經常講GNP,即國民生產總值,這是從收入分配的角度來衡量居民、政府和企業等三個部門收入分配的總情況。所以1993年的時候,聯合國等國際機構考慮到用國民生產總值的叫法不是太合適,就在修訂國民經濟賬戶體系的時候把它改成GNI,也就是現在通常所說的國民總收入的概念,GNP這個概念就退出了歷史舞臺。

 

第三,國民總收入GNI和國內生產總值GDP之間有一些差別,但是也有聯系。GNI是在GDP基礎上做一些調整得到的,國民總收入等于國內生產總值加上來自國外要素的凈收入,什么是來自國外要素的凈收入?就是來自國外要素的收入減去付給國外要素的收入,這就叫做國外要素的凈收入。比如,我們中國企業在國外投資獲得的收益,減去外資在國內獲得的收益,就是國外要素凈收入的一種情況。從歷史數據來看,中國的GDP和GNI差別不大,GDP數略微比GNI大一點。需要注意的是,國民總收入GNI包括政府、企業、居民,還有來自國外要素的凈收入,它和我們通常講的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是一個概念,而且顯然要比居民可支配收入要大。

 

第四,你提到的問題,大家也比較關注。按照聯合國目前的劃分標準,中國是處于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水平。客觀說,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高速發展,我國的經濟總量包括國際地位有了明顯的提升,經濟總量穩居世界第二,但是人均水平還是比較低的,我國仍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這一國際地位沒有變。所以什么時候能夠成為高收入國家,這取決于很多因素,因為高收入國家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我們什么時候能夠邁入這個行列,取決于未來我國經濟增長速度、價格水平,取決于其他國家的增長情況,還取決于人民幣兌美元或者其他貨幣的匯率的情況;還有一點是,國際機構對收入劃分的標準也可能會做一些改變等。所以,與我們討論能不能成為高收入國家、什么時候邁入高收入國家門檻相比,更重要的是要集中精力把經濟發展好,把人民生活水平、收入水平提高,推動經濟提質增效,邁向高質量發展。謝謝。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可能之前有一些已經有回答,我還是想問一下。我們看到6月份工業投資、服務業和消費的增速都有所回升,但是二季度經濟增速整體在下行,請問6月份的回升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后續是否可持續?另外,我看到6月份的城鎮調查失業率的數據是有小幅的回升,想問一下當前就業形勢您是怎么看的?謝謝。

 

毛盛勇:

謝謝。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6月份部分指標的增速回升是不是可持續的,下半年的情況怎么樣。第二個問題是怎么看當前的就業情況。

 

第一個問題,6月份多數指標跟5月份比確實有所回升,包括工業的增速、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增速、服務業生產指數增速均有所回升。我舉一個例子,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6月份增長了9.8%,比5月份回升了1.2個百分點,原因主要是兩個,一是汽車銷售比較好,好于預期。原因主要是國標由國5轉國6的切換,汽車銷售商在6月份加大了促銷的力度,這是很重要的原因,限額以上單位汽車類銷售增長超過了17%,拉動了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約1.6個百分點。二是6月份網上零售表現比較好,包括“6.18”的促銷活動,我們看到網上的化妝品類、家電類的銷售增長速度比較快。這兩個因素共同推動6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增長加快。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對整個服務業生產指數的增長又有明顯的拉動作用,所以這是有關聯性的。工業的增長我們可以看一下這些情況,跟5月份相比,大多數行業、大多數產品從產量到增加值比5月份都有不同程度的好轉。包括6月份出口交貨值也是增長的,這種增長的情況是合乎邏輯,相互之間也總體是匹配的。

 

從下一階段來看,兩方面因素都有。一方面,這些指標確實還面臨下行壓力;另一方面,支撐它們平穩運行的有利因素也比較多。比如,市場的活力不斷激發出來,一系列逆周期調節的政策包括“六穩”政策逐步落實落地,這些政策的效果下半年表現會更加明顯一些,這些都有利于這些指標在下半年保持平穩。

 

第二個問題,關于失業率。6月份全國城鎮的調查失業率跟5月份比是小幅上升0.1個百分點,總的來看就業形勢還是比較平穩,調查失業率保持在了5%左右。但是我們要看到,總體平穩的背后還是有一些結構性的矛盾需要關注,特別是今年畢業的大學生接近830萬,就業的壓力還是在增加的,包括7、8月份馬上大學生畢業季來到,還是有些結構性的壓力。還有一些傳統行業,包括在推進結構轉型、去產能過剩當中,可能也會帶來一些就業壓力。就業是民生之本,中央對就業的問題高度關注,今年把就業優先的政策上升到了和積極的財政政策、穩健的貨幣政策同樣的高度來對待;而且在“六穩”政策中,第一條就是穩就業。同時,現在也出臺了很多實招。總的來說,一方面就業形勢是總體平穩的,另一方面有些結構性的矛盾和壓力需要關注,另外,我們出臺了一系列穩定就業、促進就業的政策和措施,有條件保持就業形勢的總體平穩。謝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記者:

從6月份來看,全國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同比持平,環比下降0.3%,業內很多人都認為,今年經濟形勢有通縮或者通脹的風險。尤其是PPI的繼續下行,下半年是不是還會繼續,請您幫我們作一個簡單的分析。謝謝。

 

毛盛勇:

謝謝你的提問。第一,總的來看,上半年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PPI保持一個小幅上漲的態勢,上半年PPI同比上漲0.3%。從下一階段來看,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一方面受供求關系的影響,另一方面和國際環境,包括大宗商品的價格變化高度相關。下一階段PPI的走勢還需要進一步觀察,總的來看,小幅波動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第二,你談到擔心通縮或者通脹,通縮也好,通脹也好,涉及兩個概念,第一是經濟增長的情況怎么樣,第二是價格持續變化的情況怎么樣。如果我們要看價格,不僅僅要看PPI,還要結合CPI來看。CPI上半年同比上漲2.2%,PPI是0.3%,如果把CPI和PPI結合起來看,價格水平還是溫和上漲或者基本穩定的。再加上,上半年經濟增長盡管有小幅回落,但是增長速度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還是名列前茅的,6.3%的增長還是不錯的,所以說通縮或者通脹是站不住腳的,謝謝。

 

美國國際市場新聞社記者:

您剛才說下半年的經濟運行有后勁支撐,在政策方面還有很多空間,您能否圍繞著房地產行業和基礎建設行業,從政策導向上給我們作一個比較詳細一點的展望?比如說國家對于房地產投資的態度會有什么樣的改變,以及地方政府對于基礎投資這方面的轉向。謝謝。

 

毛盛勇:

謝謝你的提問。談到投資,我們講投資有三大塊主要內容,一是制造業投資,二是基礎設施投資,三是房地產投資。房地產投資去年以來一直還保持比較快的增長,增速大概在10%左右,1-6月份略微有所回落,為10.9%;基礎設施投資1-6月份比1-5月份略有加快,制造業投資最近兩個月小幅加快,這是三大投資近期的基本表現。

 

說到房地產,從剛才我發布的數據,包括今天9:30國家統計局發布的6月房價的情況來看,我們結合房價、房地產投資、房地產銷售、開工面積、土地成交等,把這些房地產領域的指標綜合拿到一起來看,當前房地產市場運行總的還是平穩的。這是第一。第二,從下一階段來看,一方面城鎮化還在繼續推進,剛需和改善性的需求還是有的,這是一個支撐。另一方面,“房住不炒”的理念越來越深入人心,再有我們強調“因城施策”,強調城市政府主體責任,這兩方面的因素綜合在一起,下階段房地產市場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是有條件做到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房地產投資不會大起大落。

 

從基礎設施投資來看,我個人理解,我們政策效應還會繼續得到發揮,包括專項債的發行力度在加大,一些新辦法的出臺,加快了補短板、強后勁的重大項目的批復,下階段這些項目會陸續落地見效,因此基礎設施投資應該說是有望低位回升。謝謝。

 

香港商業電臺記者:

我們看到“第二季度”經濟增長是27年來最低的,在開始恢復談判之后,您覺得下半年兩個季度會不會再創新低還是有所回升?謝謝。

 

毛盛勇:

剛才我介紹了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長達到了6.3%,增長速度如果跟過去比確實是有所放緩的。但是如果拿到當前越來越嚴峻復雜的內外環境的大背景下來看,和世界上主要的經濟體放在一起來看,這個速度還是不低的。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來講,看經濟增長速度應該用更寬的視野來理解。現在經濟增長按照新發展理念,沒有刻意去追求增長速度,一方面保持經濟平穩運行在合理區間,另一方面要把更多精力放在推動結構調整、轉型升級上,沒有為了保速度而刻意放松政策,所以現在的增長速度是比較扎實的,也是有質量的、可持續的,符合新發展理念,所以含金量是比較高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去年以來世界經濟增長,包括國際貿易增長都有所放緩,在這樣一種大背景下,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盡管略有放緩,但還是平穩運行在合理區間,應該說是很不容易的。就業、物價、收入、生態環境等指標也都表現得比較好,這也告訴我們應對外部的環境變化,要更多地保持戰略定力,更多地集中精力把自己的事情辦好,比如更多聚焦于改革和創新,推動產業不斷升級。要實施更大力度的對外開放,要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主動降低進口關稅,去年關稅總水平降到7.5%,今年要進一步降低;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進一步縮減負面清單等,促進外資外貿的穩定發展,謝謝。

 

香港NOW寬頻電視記者:

今年第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增速比上個季度回落了0.2個百分點,外部環境因素有多大呢?下半年會不會因為這個因素數據會繼續下降?謝謝。

 

毛盛勇:

謝謝你的提問。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長是6.3%,二季度和一季度相比小幅回落了0.2個百分點,我剛剛講到,全球經濟增長整體來講都在放緩,我們面臨的外部環境比過去要更加復雜。第二,我們自身還把很多精力放在推進結構調整、轉型升級上。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看經濟運行更多是看能否穩定運行在合理區間。從目前來看,盡管增速略有放緩,但是經濟運行的一些主要指標都是在合理區間,這是我們希望看到的。

 

從下一階段來看,不管外部環境怎么變,我們要更多聚焦于自身,把自己的事情辦好,促進經濟穩定運行在合理區間,進一步邁向高質量發展。謝謝。

】 【打印】【繁體】 【投稿】 【關閉】【評論】 【返回頂部
評論
稱呼:
驗證碼:
內容:

Powered by 鋼之夢鋼鐵網 - http://www.ywfvxpfe.cn 版權所有 湘ICP備13010220號
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若無意中侵權請聯系 [email protected],我們將于48小時之內刪除相關內容
©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長沙鋼之夢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本站通過360安全檢測

买什么送爱奇艺会员